男人会娶爱自己的女人,还是自己爱的女人?

原标题:男人会娶爱自己的女人,还是自己爱的女人?

男人会娶爱自己的女人,还是自己爱的女人?

第一章 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把婚给离了?

京都郊外,女子监 狱。

锈重的铁栅栏门缓缓打开,发出尖锐刺耳的吱啦声。

乔初浅一张憔悴惨白的小脸逐渐从门后显露了出来。

监狱外的阳光似乎都要比监狱内的强烈许多,乔初浅微微有些不适的眯了一双眼眸,眉间的阴郁却没有一丝减退。

终于重见天日了啊,她想。

乔家的车就停在大门外,来接她的,是乔家的管家南叔。

“小姐,”南叔瞧着乔初浅一张比三年前消瘦了许多、隐约还带着淤青的小脸,脸上泛起一丝心疼,“您受苦了。”

乔初浅摇摇头,将自己手上的行李交给南叔,声音里带着几分暗哑:“我爸他,过得还好吗?”

再次回到乔家,比之三年前的热闹,显然寂静了很多,当年宅子随处可见的佣人身影也缩减了一半多下去。

“这两年,霍家一直在打压乔家,乔家已经远远不如当年,老爷他这三年一边为了小姐的案子奔波,一边应付霍家的打压,身体也大不如从前了。”

看着空旷的有些冷清的别墅,南叔的话回荡在自己耳边,乔初浅纤长的十指紧紧攥着,指尖深陷在手心,却似乎毫无知觉般。

他明明答应过她,只要她乖乖认罪,他就放过乔家的!

佣人给她准备好了洗澡水,乔初浅站在洗漱间的镜子前,一件件的解着自己的衣服,将衣服一件件扔进脏衣娄。

姣好的胴体暴露在镜子里,然而,白皙的肌肤上,那些大大小小的淤青却格外的显眼。

整个身子泡进浴缸,乔初浅轻叹了一声。

三年了,这是她第一次这么放松的享受。

想到自己这三年里在监狱的生活,乔初浅的眸光冷了冷,有些事,该解决了。

……

霍家别墅坐落在京都北郊的一座山头,通往霍家大宅的盘山公路干净而宽阔。

霍家的宴会厅此刻正举行着一场盛大的商业聚会。

霍御辰一身合体的烟灰色手工西装,修长的身材和冷峻的气质,以及那张精致绝美如同神手雕琢一般的俊容在人群里格外晃眼。

霍御辰的一旁,夏简安一袭酒红的鱼尾抹胸长礼服,脖子上,戴着一串价值连城的珠宝项链,此刻,她正挽着霍御辰的胳膊,笑意盈盈的与人寒暄。

“霍少爷与夏小姐还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呢!”

“是啊,不知道霍少爷和夏小姐的喜事什么时候定下来,到时候,可一定要通知我们啊。”

几个与霍夏两家有生意往来的老总吹捧着,夏简安脸上笑的越发明艳,她挽着霍御辰的胳膊紧了紧,一双酥胸整个儿贴了上去:

“御辰,你看,这些叔叔伯伯都替我们着急了呢……”

霍御辰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他微微用力,将自己的胳膊从夏简安的怀里抽出。

夏简安脸上的笑容一滞,在男人的臂膀揽上自己的肩头上时,笑容才又再次绽开。

“到时候一定。”霍御辰说这话的时候,听不出一丝情绪,让夏简安一时有些分不清霍御辰说的是真的,还是只是社交性的敷衍。

但她脸上的笑意却未减,最起码,霍御辰愿意承认她。

这场商业聚会,明面上是联络京都名流的感情,实际上是霍夏两家向京都人宣告联姻的前奏,霍御辰愿意陪她演这场戏,便也代表着,他不介意娶她。

宴会进行到一半,霍御辰上台讲话,夏简安带着礼貌的笑意,落落大方的站在霍御辰的身侧,颇有些夫唱妇随的意味儿。

“碰!”

霍御辰启唇,还未张口,宴会厅的大门被人狠狠踢开!

一个瘦削高挑的身影出现在宴会厅所有人的眼中!

女人一身松垮的休闲服,及腰的长发利落的扎在脑后,两手插兜,精致白净的小脸上带着痞痞的似乎傲视一切的坏笑。

“乔初浅,竟然是乔初浅!”人群里有人惊呼,“这个混世大魔王竟然出狱了!”

“她不是杀人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出狱了?”

“她竟然还敢来霍家!”

乔初浅的出现似乎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夏简安看清楚乔初浅的那张脸时,脸上的血色几乎瞬间褪去。

乔初浅!她为什么这么快就出狱了!

乔初浅笑意盈盈的盯着台上的那一对璧人,撞上男人投来的深邃不可勘探的目光时,乔初浅的心里一紧,三年前的一幕划过脑海。

但也只是片刻,她挑了挑眉,抬脚穿过人群,便往两人走去。

“看样子,我不在的三年里,霍先生佳人相伴,活的还真是快活呢!”她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台,在距离男人不到两米的地方站定,看着男人那张面无表情的俊容,面带嘲讽。

霍御辰抬眸,一双鹰眸似乎猝了冰,阴沉沉的盯着她,没有开口。

乔初浅抿唇笑着,将目光转向夏简安,低笑出声:

“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夏简安,你和霍御辰还真是相配呢,怪不得霍夏两家恨不得你们俩早早宣布在一起。”

夏简安的一颗心突突的跳了起来,垂在身侧的双手,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三年前的乔初浅,霍御辰根本就是她的命,别说别的女人接近霍御辰,就是别的女人将霍御辰的名字与自己的名字绑在一起,她也是不允许的!

她曾亲眼见过,乔初浅是怎么对付那些女人的!

乔初浅浅浅的笑着,抬脚,往夏简安面前逼近了两步。

夏简安心里一紧,连忙慌张往后退,紧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挡在了夏简安的面前!

“乔初浅,”男人的声音磁性而低沉,他的声音不大,却一字一句的全部落入乔初浅的耳中,“看样子,这几年你在牢里依旧死性不改!”

霍御辰低垂着鹰眸,看着眼前这个远比三年前削瘦许多的女人,脸上的厌恶不加丝毫掩饰。

乔初浅看的真切,心底钝痛,但脸上却笑的越发明艳:“怎么会呢,霍御辰?”

“三年的时间,足够人一个人改变彻底了。”

“所以,霍御辰,我已经不爱你了,在你和夏简安这个女人搞到一起之前,你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把婚给离了?”

第二章 休想我会放过你!

乔初浅的话,引起了宴会厅众人的一片哗然。

这个混世女魔头害了霍御辰的妹妹,入狱三年霍御辰竟然还没有和她离婚?

“御辰,这……”夏简安张了张口,想要质问霍御辰,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是啊,这个男人,从未给过她任何承诺,一切都是她的自以为!

霍御辰盯着眼前这个笑的明媚的女人,薄唇紧抿,一言不发,一张俊容阴郁到了极点,连着周围的气压都有些压抑。

乔初浅盯着霍御辰,欲再张口,下一秒,自己的手腕突然被人扼住,随即拉着她便往宴会厅外走去!

乔初浅想要挣扎,但霍御辰将她的手腕攥的很紧,力量的悬殊让她不得不被霍御辰连拖带拽的拉出了宴会厅。

一直到二楼,她和他从前的房间里,他才狠狠地一把将她甩开!

乔初浅随着惯性直接被他甩倒在地!

“很好玩?”霍御辰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乔初浅,眼神阴鸷。

这个女人三年前就很瘦,刚刚拖着她从宴会厅出来的时候,他发现她又瘦了不少,握着她手腕的骨头都是硌人的。

“还敢出现在霍家来给霍家丢人,很好玩吗?嗯?”

没有得到乔初浅的回应,霍御辰眯了鹰眸,蹲下身来,一把擒住了乔初浅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而后一字一句道。

乔初浅抱臂冷笑了一声:“霍御辰,你以为我愿意来这个让我恶心的地方?如果你说到做到,我们早该一刀两断了!”

听到乔初浅的话,霍御辰的瞳孔一阵猛缩,手下力道蓦的加大,手底的人儿直接疼的皱起了眉头。

“恶心?一刀两断?”他的声音尤似来自地狱,“思念还躺在医院生死不明,你跟我说,想要一刀两断?”

“乔初浅,你休想!”

霍御辰脸色阴沉的盯着她,目光似乎能随时将她生吞活剥。

“霍御辰,你放开我!”

乔初浅扯着霍御辰捏着自己下巴的手,奋力挣扎,好不容易才挣脱开他的束缚,翻身想逃,下一秒,却被霍御辰攥住了脚腕,将她猛的拖了回去!

膝盖磕在地上生疼,乔初浅“嘶”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上的衣服被男人猛的大力撕开!

“霍御辰!”乔初浅心底一慌,尖叫着挣扎起来,“不要!”

她的力气终究比不得霍御辰,霍御辰的动作粗暴,带着惩罚的意味,力道一下比一下重,身下厚重的羊毛地毯都被乔初浅抓变了形!

不知过了多久,霍御辰才从乔初浅身上退下。

“无趣至极。”霍御辰起身,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衣服,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乔初浅。

乔初浅咬牙坐起身,剧烈的疼痛让她的动作有些颤抖,散落的长发挡去了她的眉眼。

但她还是抿唇笑了起来:“霍御辰,你这样一见到我就上了我,我是不是该觉得你对我还旧情未了,想要死灰复燃?”

周围的气压开始变低。

乔初浅的语速不疾不徐:“可是啊,我对你腻味了呢,你看我一个进过监狱的女人,还害了你的妹妹,我们还是趁早离婚……唔……”

乔初浅的话未说完,脸颊突然被一只大手捏变了形,对上男人那双充满了狂风暴雨的鹰眸,她的心底发慌,却依旧强装着镇定。

“乔初浅,”霍御辰的声音暗哑,鹰眸里的怒火似乎能将她吞噬,“在你没有得到应有的报应之前,你休想离婚,休想我会放过你!”

房间的门被霍御辰摔的震天响,霍御辰离开后许久,乔初浅的眸子里才缓缓恢复清明。

第三章 还是那样死性不改

脸上的吊儿郎当和笑容彻底消失,忍着痛楚起身,走到衣柜前,拉开衣柜,乔初浅的神情一怔。

衣柜里,竟然还有她三年前留下的衣服,却没有一件霍御辰的衣服了。

看样子,这个房间,自从三年前她离开以后,他就没再踏进来过了呢。

随手拿了身衣服进了浴室,没多久,浴室里便传来了哗啦啦的水流声。

等她从浴室里出来时,外面的喧闹已经小了不少,看样子宴会已经结束的差不多了。

穿着三年前的衣服站在落地镜前吹着头发,乔初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削瘦、无神,嘴角带着没有感情的笑,断然无法再与三年前那个无法无天、神气嚣张的乔家大小姐、霍家少奶奶相比。

她的目光阴沉。

三年前发生的事,至今为止依旧历历在目。

她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怪谁呢。

怪她当年刁蛮任性的性格,也怪她当年爱那个男人爱的迷失了自我。

人若太爱一个人,果然就会变得阴暗而自私。

吹风机呼呼的吹着,透过落地镜,乔初浅看到自己背后的房门被人轻轻推开。

当看清楚门后的那张脸时,乔初浅蓦的便笑了。

她关了吹风机,转身看向来人,挑了挑眉,眉眼里满是讥讽和不屑:“夏简安。”

夏简安恨恨的望着她,一双手垂在两侧,攥的紧紧的:“乔初浅,你可真不要脸!你竟然还有脸来霍家!”

“呵。”乔初浅咧嘴冷笑,她将吹风机扔到一边,发出的撞击声让夏简安心头发慌,她清楚的明白,乔初浅这个女人,有多嚣张就有多不怕事。

“我为什么没有脸来霍家?法律意义上,霍御辰还是我的丈夫我还是他的妻子。”

她的语气微顿,瞧着夏简安那张姣好的容颜,“倒是你,夏简安,你一个涉嫌插足我婚姻的小三竟然有脸来我这个霍御辰的正牌妻子面前来质问我?”

“你是不是忘了,从前那些小三的下场了?”

“你得意什么!”夏简安咬牙,“现在霍家有意与我们夏家联姻,御辰哥哥早晚会和你离婚的!”

“可是现在,”乔初浅浅笑,“我还是霍御辰的妻子。”

一句话夏简安堵的死死的,夏简安气的简直要咬碎了一口银牙,她恶狠狠的瞪着夏简安:

“乔初浅,如果我是你,害了御辰哥哥珍视的家人,我一定早就掘地三尺,再也不敢出现在御辰哥哥面前了!”

乔初浅垂眸吹了吹自己圆润剔透的指甲,赫然一副高傲如公主般的态度。

她没有做过的事情,她为什么要有这些有的没的的愧疚感?

“乔初浅,如果不是你,今天就是我和御辰哥哥对外确定关系的日子,为什么每一次你一出现,都要把我最珍贵的东西抢走!”

夏简安瞧着乔初浅的模样,满脸狰狞!

这个女人,是她从小到大的噩梦,从小到大,她都一直被这个女人打压着,凡是这个女人在的地方,她就一定不会被注意到。

当初明明是她们一起喜欢的霍御辰,可她却不敢和她争,乔初浅的嚣张跋扈,在京都是出了名的,上至名流子弟,下至地痞流.氓,无一人不怕她。

一直到乔初浅进了监狱,霍家开始有意与夏家联姻,她才觉得终于不用再活在有乔初浅的噩梦里。

可是为什么,乔初浅都进了监狱了,乔家早就被霍家打压的一蹶不振了,乔初浅还是能进霍家的大门,还是霍御辰名正言顺的妻子!

乔初浅抬眸,打量着眼前这个自己三年以前最好的闺蜜,温声细语喊她“浅浅”的样子早已不在,现在的夏简安,脸上对她只有憎恨与厌恶。

装了这么多年,看着乔家落败,她终于不再装下去了吗?

房门处传来微微的动静。

夏简安突然向乔初浅走来,在乔初浅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猛的往后倒去!

免责声明: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